内建艾雷岛基因的威士忌,「Bruichladdich 布莱迪
2020-06-18


艾雷岛(Islay),位于英国苏格兰西南方的小海岛,地处偏远、人口稀少,没有丰富的天然资源,也没有高度发展的经济活动,或许你从未听过这个地方,但在威士忌的领域中,这里有着不可取代的重要性与关键地位。从许多广告都和艾雷岛景像连结就可以看出,如果威士忌界也有圣杯,应该就是藏在这里!因为眼前的大西洋,脚下的土壤孕育出那带有浓浓泥煤味与淡淡海洋味道的艾雷岛威士忌,这独特的风味让许多人为之倾倒,更有人认为:没喝过艾雷岛威士忌就不算喝过威士忌。

今天我们试着以被称为最艾雷岛的艾雷岛威士忌「Bruichladdich 布莱迪」来解读,一同了解艾雷岛的风土如何被浓缩在玻璃瓶里,看看这片迷人的土地是如何孕育出最迷人的威士忌!

内建艾雷岛基因的威士忌,「Bruichladdich 布莱迪
「原于土地,忠于灵魂」

威士忌最最重要的元素是什幺?是水?是麦?是气候?是蒸馏器?是製程?还是酿酒人?对位在艾雷岛上的布莱迪酒厂来说,每一项都是最重要的,而且最好全部都能源自于艾雷岛。对艾雷岛的热爱,让布莱迪从水到麦、从蒸馏到存放橡木桶,所有的原料与製程都是在艾雷岛上取得与完成,甚至连酒厂里的所有员工也都是艾雷岛当地土生土长的居民。他们希望能带给大家最原始、最传统的艾雷岛威士忌风味与精神。

内建艾雷岛基因的威士忌,「Bruichladdich 布莱迪
坚持对原乡的热爱,布莱迪从「麦」做起

许多苏格兰威士忌品牌不是用苏格兰的大麦,这早已经是见怪不怪的状态了,毕竟在成本压力与国际贸易快速的发展下,运用当地相对昂贵的优质原料是不太符合经济效益的。但对布莱迪,使用苏格兰当地生产的大麦酿製苏格兰威士忌,才是苏格兰人的骄傲,于是布莱迪还是坚持只以苏格兰产的大麦为原料,甚至为了让威士忌拥有艾雷岛的DNA,更有将近百分之五十的原料是选用艾雷岛当地所种植的大麦,距离近到从酒厂都能看到那些农田。

内建艾雷岛基因的威士忌,「Bruichladdich 布莱迪
内建艾雷岛基因的威士忌,「Bruichladdich 布莱迪
致力于重新耕种艾雷岛大麦酿酒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政府下令要求艾雷岛农民放弃种植酿酒大麦,改种能够餵饱军队的马铃薯等杂粮作物,加上艾雷岛上的强风与野鹅让大麦产量低落,于是艾雷岛已经有将近一世纪没人种植大麦。布莱迪为了传承真正艾雷岛的血统,于是四处寻求艾雷岛农民们重新耕种酿酒大麦,并以契作的方式保障当地农场的权益。从2004年第一位艾雷岛农夫答应耕作开始,现在艾雷岛上所有的大麦田都是专门为了布莱迪所耕种。

今年推出的「Octomore 06.3 奥特摩06.3艾雷岛大麦」和「Port Charlotte波夏艾雷岛大麦」两款新品皆以艾雷岛大麦所製成。波夏艾雷岛大麦以2008年艾雷岛上六间农场生产的大麦,酿製出百年来第一款纯正艾雷岛大麦的重泥煤威士忌。而奥特摩更是以酒厂2公里外的农场为名,用2009年生产的奥特摩农场大麦酿製,让它不只达到单一纯麦的标準,更是十分罕见的单一年份与单一农场!

内建艾雷岛基因的威士忌,「Bruichladdich 布莱迪
若拿人的一生比喻威士忌,大麦所象徵的应该是优良血统,而装进橡木桶后的熟成则算是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但布莱迪与众不同的地方除了业界品质最优良的橡木桶外,他们更想强调的是酒厂100%所有窖藏威士忌,都是全程存放在艾雷岛上的仓库,面对外头那一望无际的大西洋静静地熟成。因为海风赋予了布莱迪威士忌的独特风味,在品嚐时彷彿能喝到一点点的海水鹹味与柑橘香气,让人立刻联想起艾雷岛的美好风光。布莱迪的首席酿酒师Jim McEwan如此说道:这片海洋的影响,你能在我们的威士忌里嚐到,它们就像我一样,在呼吸着这股空气。

内建艾雷岛基因的威士忌,「Bruichladdich 布莱迪
「泥煤」是指煤化程度最低的煤,在广大的苏格兰地区到处都可以发现到它的存在,甚至有些地方的居民在房子外边一铲就能挖到。正因为取得方便,使得苏格兰当地的居民从百年前就开始使用它来当做燃料,不管是煮水,或是煮饭,泥煤燃烧的味道很自然的渗入其中,同时也渗入苏格兰与艾雷岛人的生活中,对他们来说这熟悉的味道是共同的回忆,也是苏格兰威士忌与艾雷岛威士忌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内建艾雷岛基因的威士忌,「Bruichladdich 布莱迪
不过相对起苏格兰威士忌里头的泥煤含量约在5ppm以下,几乎让人们在品酩时感受不到泥煤的存在,传统的艾雷岛威士忌泥煤含量多在30ppm以上,不管是用闻的或是饮入喉中都能深刻感受到泥煤的存在。而所谓的泥煤味并不是如字面上所看到的,有浓浓的泥土味或煤炭味,泥煤酚在威士忌里的作用是让风味变得更加浓郁複杂,感受到更多层次的口感与香味变化。

内建艾雷岛基因的威士忌,「Bruichladdich 布莱迪
像是刚才提到的「Port Charlotte波夏艾雷岛大麦」,这瓶布莱迪今年所推出的新品就标榜百年来首支艾雷岛大麦的重泥煤威士忌,不仅由百分之百的的艾雷岛大麦精製,首席酿酒师Jim McEwan更将泥煤含量调整到40ppm。让品酩的人们一开瓶就能闻到温润且清新的泥煤味,紧接而来的是大麦香气与海水的鹹味。

然而许多喝过艾雷岛威士忌的人们都会认为这独特的味道闻起来就像是医院里的消毒水,但就大编亲自品嚐过「Port Charlotte波夏艾雷岛大麦」的心得,并不如大家所描述的那幺呛鼻,浓郁的酒香与特殊的泥煤风味融合的十分到位。入喉的口感也出乎意料的滑顺,而且充满厚度,虽然大编无法像专业的品酒师向各位细数威士忌里的每一道风味,不过熟成的果香味与细緻的橡木味是十分明显,给人舒服放鬆的情境,相当适合在週末时光与朋友小酌放鬆时品嚐。

内建艾雷岛基因的威士忌,「Bruichladdich 布莱迪
在今年所推出布莱迪新品中,最受瞩目应该要属「奥特摩06.3艾雷岛大麦」这支独特到不行的威士忌!为什幺大编会说它独特到不行呢?原来奥特摩系列一直是以超重泥煤度闻名,前作奥特摩06.1的167ppm已经是百年以来的记录,没想到这次奥特摩06.3更是烘烤到惊人的258ppm泥煤含量,使这支史无前例的限量威士忌,同时也是布莱迪勇于创新的指标酒品,在还没有推出就受到许多喜好泥煤风味的重度威士忌迷争相询问。

大编此次有幸品嚐到全台限量1,800瓶的「奥特摩06.3艾雷岛大麦」,不只是威士忌业界有史以来最高的泥煤含量,更加上高达64%的酒精浓度,彷彿让人从新认识威士忌一般!而在品嚐前后的心境转折从敬畏到惊艳,就如同前段所述,泥煤在威士忌里作用是让风味变得更加浓郁複杂,泥煤含量越高也不代表所谓的消毒水味越重,就大编个人的品嚐心得而言,口感与香气的丰富程度更胜同样充满艾雷岛基因的波夏,尤其是在加入适当比例的冰水过后,让威士忌各种风味各自散发出来,就算没有丰富经验也能改受到所谓多层次的变化。个人特别喜欢里头带有点焦糖、太妃糖般的细腻甜味,让浑厚的烈酒也能传递出相对温柔的氛围。

然而每个人品酩的心得都大不相同,或许未来各位有机会亲自品嚐这瓶独特到不行的「奥特摩06.3艾雷岛大麦」,非常欢迎大家回来分享自身的体验喔!

内建艾雷岛基因的威士忌,「Bruichladdich 布莱迪
没有艾雷岛特有的风土,没有办法成就威士忌的绝佳风味;没有布莱迪的精神,没办法忠实呈现百年来当地最传统的威士忌灵魂。他们希望可以把最完整、最纯粹的艾雷岛带给大家,或许下次有机会可以带各位一同到布莱迪的酒厂里看看,认识与自然风土一样重要的「酿酒人」在布莱迪威士忌里所扮演的角色,认识什幺是「对传统的坚持,对时代的挑战」精神,就像他们对自己下的注解一样:「布莱迪,最耐人寻味的威士忌」。如果还想到了解更多关于布莱迪的资讯,可以到布莱迪威士忌的FB粉丝专页里头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