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人执行任务索高额赎金‧菲武装分子绑架牟利
2020-08-11
7人执行任务索高额赎金‧菲武装分子绑架牟利(八打灵再也4日讯)菲律宾武装分子已改良进行绑架活动的繁杂程序,从过去需30名武装分子减至只需7人就能执行一场绑架行动。家属为求亲人安全获释,不惜花钱赎回亲人,使绑架成为菲律宾武装分子回酬率最高的“生意”。来自菲律宾武装部队(AFP)的情报官员接受《星报》访问时,以3杯咖啡来模拟跨境绑架的流程。“假设这3个杯子是武装小组,第一小组将在仙本那做情报收集,第二小组也在仙本那进行绑架行动,一旦进入菲律宾海域範围就将人质交给第三小组。”他透露,遭绑架的人质通常会被带往菲南臭名昭彰的霍洛岛(Jolo Island),多数在仙本那被绑架的人质都会安置在该处。人质安置霍洛岛根据2000年的数据显示,共有21名人质在仙本那被绑架,其中9名沙巴人、两名菲律宾人及10名来自欧洲、南非及黎巴嫩的游客。最新案例是来自中国上海的29岁女游客高华赟及一名40岁菲律宾籍的旅馆员工,于4月2日晚上10时许被持械绑架。在2000年,绑架组织出动约30名武装分子,从苏禄搭乘多艘船只到西巴丹岛,绑架21名人质,然后返回苏禄。同样的事件也发生在菲律宾巴拉望酒店(Dol Palmas Resort),当时绑架了20人(包括3名美国人),人质被带回巴西兰岛(距离霍洛岛约120公里)。不愿具名的情报官指着眼前3个杯子说:“如果你是大批出动,被菲律宾及大马海军发现的可能性比较大。但若你小组出动,就很难被发现。绑架组织就是吸取了这方面的经验,简化他们的程序。”他续说,从过去发生在西巴丹及巴拉望的绑架中发现,绑架组织先安排一些人到仙本那,在度假村居住或工作,暗中寻找目标,并研究最好地点及时段展开绑架行动。间谍会联络主谋告知目标的位置,以及保安鬆懈的时段。绑架组织一旦锁定目标,主谋就会联络第二小组,由7人组成的第二小组就会潜入仙本那。情报官表示,第二小组成员对仙本那海域了如指掌,包括西巴丹潜水天堂的範围,因为有人在当地接应。记者询问情报官有关仙本那未来是否会再发生跨境绑架时,他拿起一个杯子放在沙巴的位置说:“他们已经在那里了。”(TCK)跨境绑架由私枭策划2008年曾被绑架的棉兰老岛国立大学教授奥克塔维奥在获释后,针对苏禄省绑架活动展开研究。发生在苏禄与仙本那之间的跨境绑架案,并非由菲律宾恐怖组织阿布沙亚夫(Abu Sayyaf)所策划,而是一群来自靠近霍洛岛外小岛的走私者策划。这些私臬对小岛及海域有深入的了解,才能进行跨境绑架。他们走私的货品包括枪械、毒品、香烟及白糖,在拥有快艇、钱及强大武器之后,走私者认为绑架也是一门生意。奥克塔维奥透露,跨境绑架必须先花钱,因为参与行动者都是“敢死队”,主谋需準备一笔钱给这些人的家属,一旦行动失败,这笔钱将作为“安家费”。主谋需花鉅款安家费“假设一组有7人,每人先付10万比索(约7330令吉),主谋就需準备70万比索(约5万1000令吉),同时须準备其他器材及军火等。”据悉,绑架组织也安排人员进入阿布沙亚夫组织、摩洛民族解放阵线及霍洛岛内的其他武装组织,以便进行人质交易生意。一旦绑架了人质,组织将通知安排在内的“经纪”协助交易。“主谋在绑架行动花费了150万比索(约11万令吉),而他要求的回酬是500万比索(约36万令吉),所以他将以650万比索(约48万令吉)的价钱将人质出售给阿布沙亚夫组织。阿布沙亚夫组织可自行抬高赎金。”他指出,绑架组织“外包”人质给阿布沙亚夫组织,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收藏人质,而阿布沙亚夫组织是强大的武装分子,拥有强大的人力及军火与安全部队对峙。反观绑架组织交出人质后,他们就没被追捕的压力。“线眼”多人质难逃离霍洛岛人质一旦落入阿布沙亚夫组织,被安置在霍洛岛的人质就妄想能够逃离小岛,在犹如玻璃市大的霍洛岛,所有人民已被训练成阿布沙亚夫组织的线眼。非政府组织“促进霍洛”首席执行员奥克塔维奥表示,若询问10名霍洛岛居民有关人质的藏身地时,10个人都将给予10个不同的答案。他指出,据其线人表示,被绑架的中国上海女游客高华赟及菲律宾籍员工目前身在苏禄,很大可能在帕蒂古镇(Patikul)或达利波(Talipao)边界。绑匪于4月17日将人质从班达米送去霍洛岛。这距离仙本那只有300公里的小岛,因地形的关係成为绝佳的匿藏人质地点。菲律宾武装部队情报官形容,这小岛的腹地多山及岩石,容易收藏人质,而且这地区的人们拥有亲属关係,整个社区都成为阿布沙亚夫组织的线眼,即使是小孩,也从小就被训练观察安全部队的出现等突发情况。‧2014.05.04